世界第一黑长直女王不是假发

爱吃黄烦烦 头像由好基友特约赞助 杂食,不过在all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依旧没有想名字的生贺 TO 音子

<>注意:这是给盆宇的生贺一枚虽然之前欠的篮球PARO还没发上来【实在没有空嘛】抱歉,不过我很努力的搞定了这篇自爽的东西。我这个人写东西没有逻辑不会构文没有大纲基本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会塞进很多梗和想写的自爽OOC物私设如同【哔----】一样请务必务必不要掐架迅速右上。

因为是文盲的缘故写的东西没有考究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了里面有想了很久的少天花魁梗,没人写哈哈其实也不是花魁就跳个舞而已其次就是最近深受唐诗逸的影响,我会把少天跳舞那段再改改然后说说我对喻黄的大概认识【虽然是少天中心却只能产出喻黄真是抱歉了】废话真TM多呢,希望不要被和谐就好了。

那么  GO

社会人士架空,心中感觉是永远不老的美好,云淡风轻的讲师X任性海归【误】结局有炒冷饭烂尾嫌疑。

<一>

    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一个月零一天没见过面了。他们回国之后黄少天一直没有固定工作,但好像没有一样是他玩不来、学不会的。他爱玩能玩,年轻无极限。起先是临时找了个外企做翻译,然后到自己的老本行金融,他老豆在公司给他挂了个闲差让他看看行情,玩着玩着不知怎地跑去搞摄影,居然还去导了几部微电影。

     忙得潇洒,活得惬意。

    喻文州回国是因为受老朋友邀请回来当讲师,正巧拿到博士学位的喻文州也想回家看看父母,和黄少天一起。其实说白了就是:春天,该是出柜的季节了。

     手拖手摁下电梯层的数字,按钮亮了一圈红。喻文州笑着对紧张得手心出汗的恋人说,少天不必说什么的,让我来说就好了。言下之意应是要杀要剐放着我来这样。说不紧张那是假话,黄少天觉得这还是春凉初,背后却还是生了层绒绒薄汗。所幸发挥良好,言行得体,喻文州从容挡刀,只是吃饭聊天的这几个小时被盘问得身心俱疲。不过这积了多久的深柜大招从儿时玩伴青梅竹马到青葱校友交心死党再到相濡以沫一生伴侣并没有让喻文州父母措手不及。原来喻文州早已旁敲侧击打点妥当,说是出柜其实是见个家长,喻文州是舍不得也做不出还没准备好就去让恋人面对质疑唾骂甚至殴打的危险的事的。

     安全上垒后黄少天顿悟喻文州这个性子是怎么来的了,家庭教育和基因真能决定一个人啊。他们是发小,经历过异地恋、校园恋、傻白甜,也经历过难跨的双向暗恋、狗血虐、出柜,每个情侣都会遇到的问题他们也会遇到。喻文州是无比确信他们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其实两个人真的同居以后,问题便来了——大麻烦经常,小麻烦不断。两个成年人,不是温室里安逸的学生了,一个性格矛盾深不可测,一个外热内冷玲珑透骨。他们不吵架,很多事说说,或者一个眼神便好了,黄少天是服他,顺他,但长期以往骨子里狮子座冷傲叛逆的血时不时又沸腾一下,传至心里又是一片难说的冷。他经常往外跑,性子里是大男子主义的,他很忙,不忙也不怎么在家,有时会在郑轩开的GAY吧帮跳个舞撑场顺便蹭杯酒和愿意听他讲话的老友聚聚。国内的启蒙老师想他,叫他去玩,指点几个好苗子,不时也参个演。他养的狗亲喻文州也不亲他,整天伸了短腿扭着屁股去爬喻文州的裤脚。

喻文州每天上课,写小说、晨跑、练功、然后又被学生拉去社团指导散打、遛狗、和老友聊天聚会。晚上属于自己,打电话给黄少天煲得手机发热也说不完。他在家就一直腻着,吻他吻到他腿软只能粘在喻文州身上,抱起来再往卧室走。

  他们心照不宣的爱情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只有他们自己懂心底下的暗涌。

  导火线只是个购置沙袋的问题,喻文州也是自小练的散打,到了国外也从未松懈,后背身形如同一个倒三角,肌肉匀称且上臂肌肉发达,把黄少天圈在怀里可以安心睡个甜觉。黄少天觉得怕狗狗咬坏,而且他每天被学生缠着已经很累不想多弄一个累赘学校也不是没有,他还私心觉得明明陪他的时间都不太够了他还要打拳虽然很帅不过…….他绝不会说是吃沙袋的醋。一个小小的问题因为两人的心情都差再加上天王星系的冷漠与高傲把旧事矛盾再翻出来一炒竟闹到黄少天大声怒吼,喻文州你他妈能不能放开点你的独占欲?!他上次这样喊是小时候黄少天要移民去美帝,喻文州送他,他哭叫着不肯走,整个大院都是他变声期哭得沙哑的嗓子,和摇下车窗后探出的那颗小脑袋上嵌着的发红眼睛。喻文州不会忘,去美帝深造再见的第一眼,便在人群中认出太阳般明媚的他。

喻文州是不想的,他从未想事情糟到超出可控范围,不过因为黄少天不知几次都超出他的可控范围了。喻文州脱力地坐下,轻轻吐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黄少天想伸手抱这下一秒就可能会碎的人,不过眼泪很快就模糊了双眼,他狠狠揩去,自尊心让他忍住哽咽说,我想我们需要时间放松一下。喻文州马上想回一句我平时对你还不够松?咬紧的下唇不能让他发声。

   黄少天收拾了一下自己,说我出去了。喻文州反射性弹起来握住他的手,然后又慢慢松开,再陷进沙发揉眼睛穴位。门响了一下,屋子里好像马上暗得像堕进黑暗。喻文州休息了一会开始改试卷,喂狗,洗澡。将近十二点半的时候手机响得突兀

   {队长队长!飞机飞起来啦~~咻咻~LOOK ~哇!}

以前航模队的队员都是这个铃声,是黄少天掐得出水的欢呼。接起来就是一声压力山大啊,喻总您是怎么惹这祖宗了快把这只妖精带回家吧,我顶不住啦。

喻文州嘴角抹开,说郑轩帮我录个音吧,少天应该不想见我,麻烦你照顾了。

郑轩又念了一句压力山大,好说,平时受黄少照顾比我照顾他多得多,你们夫夫床头吵架床尾和。喻文州承诺下次去洛杉矶给他带上他想要很久的那套纪念版模型。道了晚安才挂电话。

  黄少天说他独占欲强什么的其实有些牵强,一是他自己还不是个醋坛二是的的确确他的独占欲是与他的温柔爱意是成正比的。

第二天郑轩的录音和视频就到了,无非是平时不说的醉话和呓语,不过这个视频文件…..

【压力山大啊喻总饶了我.MP4】

是手机摄影的,角度刁钻画质好评。是黄少天站在台上跳了一段钢管,不是很专业胜在身段够专业肌肉控制力爆表,脸上的酡红醉意迷蒙的微笑在那张脸上,妖娆惑人,只一舞气氛就热起来了,台下喊着again如浪。黄少天勾了台麦说thanks。他脸嫩,骨架小皮软肉实,沾湿放下的刘海嫩得像高中生。他轻喘着说下面这支舞to my love。我猜你现在在看﹙笑﹚说完他仰头扫了一眼台下,冲着镜头一笑,目光透过摄像头和电脑屏幕与喻文州对视。

接着屏幕一抖,黄少天接着说:Iknow,you know~说完又是一声笑,台下一阵起哄,人声拍打着喻文州的。混乱中黄少天的声音响起来听得不太真切, …….Don’t worry~嗯我需要一些时间,可能会你身边离开一阵。可能去旅游。他调皮地吐舌,让这句话听上去像个joking。

But,em…really,I stilllove you fover.

看着镜头的眼神开始模糊,他低下头打了个响指——是Rosemary的sway

哦,他是知道喻文州对他的一切行动了如指掌并存档备份的。

所以他不归家从不超过一个星期,也不超过十点回家。黄少天太美,美到喻文州在再见的第一眼便想要得到他。他招人喜欢,让人心疼,无论他的笑他的舞他的一切包括缺点都爱,他们是木前盟,再世还愿,喻文州对他是超出爱的感情了,于是才会有一切的不择手段和无后顾的护食和疼爱。

太阳是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的,但愿为一个人义无反顾,脱去最耀眼的衣,制作一个人的倾城。

屏幕上的少天跳的是有点爵士味的桑巴,少了份也行多了点柔情。长腿一伸绕指温柔。他又是天生令人瞩目的王者,只有他自己选择他自己该怎么走和道路去留。喻文州不是第一次看他跳舞,顾盼的一轮与记忆中如出一辙。

音乐声结束视频播放也终了了,在录音的最后几秒是郑轩请求喻总不要为难他们,别问黄少天的去向他们也不知道。只知叫他别担心他会回来的。

一个人刻意隐瞒行踪是很难被找到,喻文州也不想坐以待毙,却无法主动出击。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学年的开始,一套踢腿还未熟,一套片还未整理,甚至他临走前种的稀奇古怪还未发芽。

一个月,在他们认识的十多年。相遇十年,相爱七年的时间洪流中算是什么呢,他们是绝不会说分手的,无论是谁,但离了对方都能照常运转。

心里空吗?他们少了对方,不在一起,无论是对朋友还是自己,违和感竟如此强烈。

晚上照常拨通黄少天的电话,是人工服务,经过处理的带着电流的黄少天的声音

Hello我是黄少,现在我不在家,有事情在bilibili【笑】后留言。哔——

喻文州没有解释什么,他只是说

想你

   和黄少天外出通电时最后一句“想你”一样。喻文州不确定他会不会听,他只是说想他,说完之后心里泛起涟漪,想他犹如枕花入梦,梦中拈花,全是他。

过了两三天,喻文州起床后点开手机,收件箱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条未读

From少天:平安勿念 像打电报一样,一对比上面的字数真不信出自同一人之手。气泡小小的一个,却涨得喻文州心里痛痛的。

喻文州笑,眼底是常人从未瞻仰过的温柔,荡在晨光中宛如降世神袛。平时这个时候喻文州习惯早起准备早餐,换衣服去晨跑,在黄少天从被窝中露的浅色发顶印下一吻,回来冲凉时在叫他起来热早餐吃。喻文州漠着双人床另一边的空位,回复短信的手按不出什么话来。

 @嗜睡症  累死了三个小时肩膀好痛啊啊啊QAQ还有五页没打完我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