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黑长直女王不是假发

爱吃黄烦烦 头像由好基友特约赞助 杂食,不过在all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仏英】我爱你哦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好音子辛苦了呜呜呜啊啊(语无伦次ING)场景感好强让我想起了我入门MMD…音子写的很好但是不知道为毛脑补出三万字虐文…法叔你还在外面玩!!搞什么文件酷爱接小亚瑟回家暖床!!!!
呜…音子手伤了还给我写贺文真的QAQQQQQQQ其实生日来说真的很无所谓的可是……又有好基友包裹生贺贺文贺图还有点歌…真的…我何德何能得你全心全意………阿啊啊什么都不说了我爱你!!!爱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啊!(乐乎的转载功能真棒!)

嗜睡症:

少女漫向小脑洞_(:_」∠)_
给基友的迟到的生贺QwQ 超短篇,ooc有,学前班文笔




亚瑟揉了揉半框眼睛下发青的眼眶,把鼻梁上有下滑趋势的眼镜向上推了推,电脑屏幕的光照在他因为熬夜而略显苍白的脸上,电子时钟发出“嗒,嗒”规律而枯燥的声响,时针指向罗马数字的“Ⅲ”。他慢慢合上眼睛,坐着休息了半分钟。随后,他继续一边喝着能让他多坚持一段时间的黑咖啡,一边核对文件。

突然,右手边的手机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他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继续敲击键盘,只是用余光瞥了眼液晶屏上的来电显示——弗朗西斯。

他狠狠皱起粗粗的眉头,实在想不起来他的死对头在深夜打电话给他除了无意义的骚扰还有什么事,连挂断都懒得高兴,继续工作。

手机持续着震动,中间偶尔停下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打错字了。

亚瑟焦躁地崩紧了嘴角,恶狠狠地盯着还在震动的手机,上面的名字还是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弗朗西斯”。

抓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瘦白的手背上爆起青筋。

手机那端传来震耳欲聋的摇滚乐,挑拨着他在断裂边缘的神经。

他听到了玻璃器皿碰撞的声音和女孩子的娇笑,刺耳的声音引得他太阳穴一阵阵抽痛。

手背上凸起的青筋一跳一跳地彰显亚瑟的愤怒,在他的即将挂断电话的时候,从手机里传出的杂音渐渐减弱了,然后他听见了弗朗西斯一如既往欠扁的声音,醉酒之后法式口音更为浓重:“喂,小亚瑟?想哥哥我了吗☆~”

亚瑟额边的井字都快具象化了,“胡子混蛋,你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吗?信不信揍得你把酒往鼻孔里灌啊酒鬼!”

“嘛,哥哥可是有很重要的话要和小亚瑟说呢。”弗朗西斯的声音沉了下来,难得一见地一本正经。

亚瑟只是冷笑着,站起身来拿着空了的马克杯朝厨房走去,花纹典雅的地摊上的短毛刺的脚底板有点微痒,“有话快说,我文件还没处理完,三秒内不说出来我就挂了。”

“哥哥我呢,爱着小亚瑟哦。”男人带着笑意的低沉声线不知能骗得多少无知少女的心。

弗朗西斯周围响起的起哄声毫无保留地传到亚瑟的耳朵里,弗朗西斯把食指按在微微翘起的唇上,起哄声渐渐低了下去。

“哦,”亚瑟面不改色地停在流理台前,举起咖啡壶向马克杯里加黑咖啡,“向电话簿里第十九个人打电话告白,你们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啊,连数字都不知道换一个。”

“这次的大冒险不是这个哦。”

“你们这次还加了保密条例?聪明点了——”

“这次的大冒险内容是,”法国人少有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气还是悠闲,那一点类似解释的急切好似错觉,“向喜欢的人打电话告白哦。”

“……”

马克杯里的咖啡溢出,沾上了亚瑟纯白棉裤的裤脚。

“我爱你哦,小亚瑟。”

FIN.

评论(2)
热度(9)
  1. 世界第一黑长直女王不是假发嗜睡症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好音子辛苦了呜呜呜啊啊(语无伦次ING)场景感好强让我想起了我入门MM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