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黑长直女王不是假发

爱吃黄烦烦 头像由好基友特约赞助 杂食,不过在all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双鬼】谢谢大家他们在一起了

嗷呜!!!!!!!!!!!!!!!!!!!!!!!!!!!!!!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世界第一黑长直女王不是假发 点的结婚梗…可能不是你想要的先说抱歉嗷呜


*是真的不会写,我尽力了【跪】感觉写得和狗一样【x】


*私设退役后小盖接任队长,第一人称小盖视角,百分之二十的篇幅是盖迅我错了……


————————————————————————————


1、


 


李迅前辈已经在我旁边看了好几次手机了。


 


“小盖,小盖,小盖,”他安定不住,在我背后窜来窜去。一会儿声源在我耳朵左边,一会儿在右边。


 


“怎么啦前辈?”我无奈。


 


“饿了。叶神他们怎么还不出来?”


 


“我也没带吃的啊前辈。先忍忍,一接到人我们就去吃饭成吗?我看这会他们也该拿完行李了。”我盯着机场的显示屏说。


 


李迅前辈沉默了一会,却在我以为他进入省电模式时突然跳起来使劲拿胳膊肘捅我,“有人出来啦!”


 


我也是有眼睛的啊前辈……肋下隐隐作痛,我认命地高举起手中写着“虚”的牌子。我们两个主场选手自不必说,为避免大规模混乱兴欣那一群以叶神为首的职业选手们也是很需要隐藏身份的。敌暗我暗,接人如接头。李迅前辈曾激动万分地设想过诸如“XX旅店包食宿”等充满建设性的接机标语,但万一我们俩被粉丝认出来明日见报就是“虚空战队养不活选手 队长机场为廉旅拉客”这种标题了,况且要是真有人信以为真我们怎么该如何解释这一场美丽的错误……最后我说,我们还是拿“虚空”一人举一个字吧,在X市举个虚空奇怪是奇怪不过也不是特别奇怪……恩。除了拿着这个“虚”字让我觉得好像我肾虚体虚气血虚似的……


 


几乎是叶神四人组走到我眼皮底下了我才把他们认出来,魏琛前辈戴了个颜文字卖萌口罩,叶神和苏沐橙前辈都是帽子加墨镜口罩的打扮,只不过苏沐橙前辈是米兰色贝雷帽而叶神的是DOGE毛线帽还垂下来两个球,简直是低调中奢华火力全开。方锐前辈头上那个充满视觉冲击的爆炸头假发战斗力也不弱,要不是他摘下墨镜给我们看了他的眼睛连同期的李迅前辈都不敢认他。


 


叶神走近非常有亲和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哟,小盖,没想到我们没来你们虚空都成这样了?”


 


“哪样?”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嘿,李迅前辈竟然跑到我右边去了,好好一个“虚空”愣是变成了“空虚”。


 


伫立在XY机场,我真是又寂寞又冷……


 


“方锐你们这副打扮未免有点夸张啊?”李迅前辈说。


 


“这你就不懂了,粉丝的眼睛可尖了你露颗牙都能看出你谁,”方锐前辈说,“沐橙是联盟两大美女之一必须重点保护,老叶比较拉仇恨要考虑人身安全以防被打,而人见人爱的我也不愿意因为帅气的外表而扰乱公共秩序……”


 


“啧啧啧。”李迅前辈表示了不屑。


 


“云秀姐他们都到了吗?”苏沐橙前辈问。


 


“早到了,你们是最后一拨。”


 


“恩,”叶神点点头,“这就叫压轴,小盖学着点。”


 


“好……”对这位不正经的前辈我也是哭笑不得。


 


“诶,话说回来,吴女士呢?多少年亲密战友我大老远来一趟也不来接我?”方锐前辈插话道。


 


“副队和队长这几天都挺忙的一堆东西要准备,抽不开身,”我说,“本来副队说让你自己打个车去酒店接都不用接……”


 


“吴女士简直无情!”方锐前辈愤愤然。


 


“小吴同志做得对!”叶神摸着下巴说,“来接我和沐橙就可以了。对了你们虚空今晚晚饭管不管,飞机餐我可没吃饱啊。”


 


我赶紧做了个请的手势,“这就去吃饭。”


 


魏琛前辈认真说,“别忙先找个能吸烟的地方,我和老叶在飞机上憋得要死就差没直接嚼烟叶了。”


 


前辈们聚集在X市,都是为了那一件事。


 


2、


 


考虑到两个人都是职业圈里的,商议之下他们都认为该双方亲戚请一场,职业圈里再请一场。至于亲戚那场已经先请过了。


 


我们印了很多喜帖,队长副队亲自选的非常正的大红色,封面是背靠背站着的鬼刻和逢山鬼泣。队长是个性格很好又随和的人,打这么多年荣耀人缘好得很。副队人缘也不差,刚接触时可能觉得他性格冷了一点,但相处时间久了就会发现是个很好的人。联盟里一大半的职业选手都来了,阵容堪比全明星,还有许多已经退役的前辈。


 


商量场地的时候正好副队有个远房亲戚是开酒店的,于是队长副队索性一挥手包了整栋酒店大楼:两层住宿一层网吧一层饭店,吃玩住一条龙,职业选手们下了飞机直接送进酒店,保密性五颗星。李迅前辈自言自语说怎么感觉有点像传·销窝点挨了队长两记眼刀。


 


本来没打算收礼钱,副队说就大家一起聚一聚而已;结果方锐前辈在选手群里说:“别这样,还是收吧,就算只包了一块钱也是我们祝福的心意啊。”在谴责方锐的同时前辈们纷纷表示该包就得包,队长想想确实是心意,就委托一向以严谨出名的张新杰前辈负责收礼钱。万万没想到同行的韩文清前辈觉得提前进场没意思,就给张新杰前辈帮忙去了。


 


那真是,钞票滚滚向韩文清前辈涌去。黄少进了场就抓住队长的衣服说,“李轩啊李轩你心太黑,竟然安排老韩坐那收钱,要不是我和队长当初订的机票是往返的真的要卖了裤子才回得去了……”


 


郑轩前辈恰巧打旁边路过,接了句:“压力山大,没想到黄少裤子这么值钱。”于是就重点错的问题他们俩扭打了起来。


 


等大家都坐下了,队长拿了个麦克风跑到大厅前面的台子上说:“都挺熟了我们也就不做样子了,准备了点X市的小吃,先吃点东西再喝酒免得伤胃,不能喝酒的果汁饮料自己叫。”这便手一挥每桌上了十份凉皮十份臊子面十个肉夹馍,再来就是红菇炖鸡,炒冬笋……


 


眼看着菜吃了一半,方锐前辈拿起筷子把酒杯敲得叮咚响说,“李队吴羽策,你们叫我们来的原因我们都明白,但是不亲耳听你们说点什么不甘心啊。”


 


说什么?


 


本着有热闹必须看的原则大家一齐起哄。副队和队长逼不得已走到台子上。队长环住副队肩膀,凑近话筒说了句:“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全场又笑又敲桌子,混乱中方学才前辈喊了句“虚空双鬼的招牌打了这么多年你们不在一起我都不能相信爱情了!”赢得好评如潮。


 


队长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副队用手指点了几下方锐前辈,做了个结束别走的口型,方锐前辈挑衅似地回比了个手势就躲到林敬言前辈身后去了,林敬言前辈只好无奈地笑着。


 


叶修前辈突然拎了个椅子就到台上来了。


 


“叶神你?……”队长一愣。


 


又见李华前辈搬了个椅子放在队长副队身后还递过来一个话筒。这下队长明白了,“你们要套话呐这是?”


 


“这不大家都关心你们的情感历程吗?也随便和我们大家分享分享经验啊。”楚云秀前辈笑着说。


 


“行行行你们要怎么玩都行,我知无不言。”队长一副放弃挣扎的样子,副队抱臂在他身旁坐下。


 


“谁先告白的?”苏沐橙前辈问。


 


“一上来就这么不好意思的问题。”队长苦着脸,副队倒是毫不犹豫地抢了话头,“李轩想得比较多,也就是退役以后非常含蓄地问我对他什么想法,我就索性告诉他我挺喜欢他。所以算是我先告白的吧。”


 


“前辈你们两位这么闪退役了才告白?”雷霆随着肖时钦前辈来的戴妍琦发问。


 


“怎么说……”队长斟酌了一会,“就是做搭档啊……做久了就习惯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互相了解以后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但是阿策不说我也不能确定他喜不喜欢我,万一是我想太多到时候告白失败伤感情影响发挥影响战队成绩就不好了,怎么说我也是队长,这就搁到退役以后了。”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副队说,“我也不能确定,所以还是要把战队的利益放前面。”


 


“那告诉李队你喜欢他的时候有没有犹豫什么的?”


 


“这倒没有。李轩当时问我的时候太明显了,哪有无缘无故那么问的。我感觉出来了就立刻和他挑明了。”


 


队长这时拿走了话筒,“想想简直悲伤。为什么我和阿策这么默契两个都不主动说,早知道他也喜欢我就省了我好多晚上躺床上乱想了。”


 


“大家都看出来了就你们两个自己看不出来。”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台下一片啧声。


 


“喜欢对方哪一点?”楚云秀前辈挑眉。


 


“……没法说啊,没有特别地喜欢哪一点,而是喜欢整个人。”队长想了一会才给出答案,一旁的副队立即给了个斜视。


 


“我的答案和李轩差不多。”


 


“那对方让你比较心动的瞬间?”


 


“恩……打比赛的时候没有事先沟通但是阿策能抓住时机和我一起丢鬼阵做到双鬼拍阵的时候吧,感觉非常安心。就是那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李轩打荣耀和讨论战队计划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台下又是一片云秀姐你为何要伤害无辜群众眼睛的哀嚎。


 


“好好好,回答这个问题,”楚云秀拍拍桌子,“说说对方的缺点。”


 


“固执吧……”队长挠头,“决定的事很难说服,不过战队的事还是愿意讨论的。”


 


“李轩是队长,”副队接口道,“战队的事只要他做了最终决定我就按他说的做。”


 


“阿策你又来,”队长无奈,“都说了我也可能犯错啊你要帮我。”


 


“跑题了跑题了小吴快说李轩的缺点。”楚云秀前辈及时出手扯回话题。


 


“李轩……我觉得他没什么缺点。”副队平静地说。


 


周光义前辈笑道:“李队你这就不厚道了,我们羽策觉得你各种完美你居然还对他挑三拣四。”


 


“哪有哪有……”队长恨不得找个地缝,“阿策这边一般我们官方对外说法是执着……”


 


“什么也别说了吴女士!我敬你一杯祝你幸福!”方锐前辈站起来,“五期的小伙伴在哪里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吴女士我们每人都要和你喝一杯!”


 


队长顿时脸色变了,全数出席的四期怎么想也比五期可怕一点。果不其然黄少应声而起,“李轩来我们四期可不能输给他们!队长苏妹子云秀新杰郑轩明华亦辉时钦田森加上我一人一杯李轩你可跑不掉!不要妄想我们会因为今天你要结婚就怜惜你!”


 


“带我一个。”王杰希前辈也举杯,林敬言前辈也微笑着站起来,韩文清张益玮张佳乐孙哲平前辈纷纷拿起杯子,不一会就排起一条小长队。


 


队长的表情感觉要哭了,他跳下台死死捂住黄少的嘴,说大家先坐下不急我一个个来肯定让大家都满意……


 


我们是干什么的?队长要打通关,虚空队员就在他背后站了一排,队长一举杯我们也纷纷带着要死一起死的悲壮神情喝下手中的……王老吉,可乐,橙汁,珍珠奶茶等。气势如虹地喝过十几杯后队长一回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李迅你的珍珠奶茶怎么回事?”


 


“刚溜出去买的队长你要来一口吗?”


 


“不……谢了。话说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喝的是酒?”


 


“因为你和副队才是今晚的BOSS啊队长。”礼升前辈说。


 


“是啊队长,今晚我们不再是队友了。你的大招‘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打人好痛啊。”兆蓝前辈说。


 


“被挂了这么多年的DOT我的血条也快见底了。”杨昊轩前辈说。


 


“我好像已经红血了礼升大大奶我一口。”李迅前辈假装虚弱地倒在了礼升前辈的肩膀上,但是被嫌弃地推开了,“oh no 作为和副队同期的我难道受到的伤害不是最多的吗?”


 


“无论如何,谢谢大家这么多年的照顾了。”副队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副队已经悄悄站在我们身后,嘴角含着一点不甚明显的温和笑意。他手里提着一瓶啤酒,可能是喝多了的缘故,总觉得副队和队长的眼圈都有点红。我们赶紧倒了酒并狠狠碰杯。空气中飘着啤酒花的清香,雪白的泡沫和喜悦的心情一起满满溢出来,这时我们才遗憾地发现什么样的言语都无法将其千分之一表达。


 


“一定要幸福啊队长副队。”我说。


 


“这还用你讲?”队长使劲在我头上呼噜了一把。


 


3、


 


 队长的战斗力实在不行,副队还在拉着方锐划拳,他却才喝了一轮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本想过去看看队长有没有事,结果被隐秘地拉住了袖子。


 


“小盖,汇报战场情况。”队长压低声音说。


 


“叶神韩文清前辈在玩锤子剪刀布,输的人喝酒,张新杰前辈表示想睡觉,云秀前辈她们坐了一桌在嗑瓜子聊天,其他前辈自己喝起来了。”


 


“很好。”队长得意地点点头。


 


“队长你这儿算怎么回事啊?”我问。


 


“嘘——”队长竖起一根手指,“小声点。我可是阵鬼要顾全大局,像阿策那样硬碰硬不一会就被敌人干掉啦,我这是保存实力,最后打扫战场还不得靠我吗?嗝?”


 


“行行行您继续保存实力。”我看着队长脸上的红晕,把滑下去的副队的外套又往上拉了拉好盖住队长的肚子。


 


转头没一会功夫,我就惊悚地看到原本该睡着了的队长左脚拌右脚地上了台。


 


他握着瓶啤酒当话筒使,另一手食指在来客中扫了一圈,终于艰难地锁定了正扯着方锐前辈领子给他灌酒的副队,“喂、那个,吴羽策,是我的副队你们知道吧?”


 


“知道啊!”大家笑起来,“没人和轩哥你抢。”


 


“这就好,嗝,”队长满意地点点头,又不好意思地低头想了一会,拿拇指指着自己说,“从今以后,你们就可以把副队这两个字去掉啦,嗝。”


 


是我的啦。


 


队长仍然维持着一个很大的心满意足的笑容站在台上,台下早乱成一片。副队好像思索了片刻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放开方锐的领子,拎着另一瓶啤酒杀气腾腾哐哐哐哐冲上了台。


 


“喝!李轩!是男人……就喝!”副队把队长一推,队长委屈地说阿策你怎么向队友开火啊,还是把自己的酒瓶拿起来,两个人勾着手臂各吹了一瓶啤酒。


 


那场我们一直吃到晚上十一点才散去。前辈们各自回各自的房间。喝高了的队长和副队竟然还能坐在椅子上一边分享一碗酒酿圆子一边看我们收拾东西清点红包。


 


当真有人只包了一块钱。方锐前辈的红包上写着一生不渝,魏琛前辈写了从一而终;叶神写的是相伴一生。


 


副队把那些字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大笑几声,站起来走到队长面前。还没缓过酒劲的队长一脸疑惑,然后副队豪迈地揪起队长的领子就吻了下去。


 


我和前辈们纷纷捂住了眼睛,又从指缝里偷看。


 


过了差不多有半个永远那么长副队才把队长放开,队长悲伤地说阿策你亲我就亲我怎么还带咬人呢,副队说少废话你撞到我牙了。


 


然后两个喝醉的人就在那里对着笑,眼睛里亮亮的像有光。


 


4


 


结束后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我们终于把副队和队长和他们抱着死死不放的一把椅子一起扔进了一个房间里去睡了,结果李迅前辈因为太兴奋非得拉着我上天台。本来喝了点酒身体发热,现在风一吹感觉冷得不行。


 


李迅前辈不惧寒冷迎风飞翔,还转头严肃地对我说,“我感觉很好。很圆满。”


 


我默默脱掉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问为什么。


 


他说感觉自己达到了自己八卦事业的顶峰,支持的一对终于成了,心里充满了巨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然后李迅前辈又叹气,说成功的人总有一点必不可少的失落。


 


我在他旁边冷得搓手,继续配合地问是什么。


 


李迅前辈说,他感到了爱的召唤,他也想找个好人结婚。


 


我问前辈你觉得我怎么样?


 


李迅前辈头也没回,不假思索地对我说:小盖,你是个好人。


 


我想我需要一个很大的,花瓣很多的那种向日葵,好让我可以一边揪花瓣一边对自己进行灵魂拷问,比如究竟前辈的答案是“yes”还是“no”。


 


无论如何,那是一个很美好的晚上,有那一瞬间我衷心希望时间能永远停住。


 


5、


 


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我拿鬼灯萤火的限量手办保证没有任何一个职业选手被记者抓拍到。


 


然而副队和队长在一起的消息还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大江南北。


 


——因为回去之后前辈们都在微博上发了祝福的消息,虽然依照惯例他们没有艾特当事人,队长却发了一条这样的微博作为回复:谢谢大家,我说不出的快乐。


 


副队转了:我也是。


 


【完】


 


*DIE啦有走形或者修改意见请直接告诉我非常感谢Q—Q


*虽然结婚很美好但是我不会写啊,再也不敢开点文【望天】各方面都要继续努力……


 


 

评论
热度(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