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黑长直女王不是假发

爱吃黄烦烦 头像由好基友特约赞助 杂食,不过在all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写完啦!!肉比正文长!勿推荐点心!

哦哦哦哦哦哦哦我写完了!!!!音子我写完了!!!!我写完了!!!!我写完了!!!!!!!居然先写了肉?!篮球paro前提下的喻黄,正文择日!!!反正老子终于写完了(眼泪泱泱)期间还发生了许多很蠢的事…其中有些借梗很多私设如山断断续续写得久了不知道哪里是梗了,只是肉汤虽然很多字,篮球paro还是有后续的,因为我很喜欢,音子音子我写完了酷爱来吃…还有点心的小伙伴…虽然有人喜欢我这块不香的腿肉…大家可以评论个么…

“队长…唔…”房间里响起缠绵的水声,软舌被喻文州含在两唇之间,氧气补给没有消耗的快,黄少天轻推喻文州示意他‘给我换口气啊’,喻文州显然没有get到搭档的意思反而更拥紧了他。黄少天的唇舌好似什么香甜的糖果,清新的味让不喜甜食的喻文州欲罢不能既然有主动权就没什么换不换气的顾虑。那就苦了黄少天,虽然说和妹纸亲过嘴,但被亲得像个妹纸一样喘不上气可不是全能小前锋黄少天的STYLE。小前锋发挥它在球场上带球晃人的冲劲把舌头顶向喻文州口腔里,舌尖刮着舌尖,又探到牙床、上颚、内壁、毫无技巧的像游览景点般写个“黄少天到此一游”然后逃走,在埋伏起来伺机捣乱,像极了他打球时的样子,狡猾调皮。可爱至极。

  善于制造机会,眼光毒辣的喻队长怎会由着他乱来?耐心地和他果照,虽然没经验但没代表没智商,几个回合下来黄少天的敏感点在哪里已经吻得一清二楚,吻哪会抖、吻哪会反攻,专挑哪进攻,喻文州很快就上手。一如当年黄少天带他打球和他搭档时一样快。既然是搭档,喻文州能会的黄少天差不多会,很快两人就吻舒坦了,抱在一块滚到沙发上。喻文州撑着身子不想压着黄少天的胸膛阻碍他呼吸,黄少天却揽着喻文州的脖子往下压,一定要两人贴得死紧才情愿。喻文州不想让黄少天难受,无奈又离不开这温暖身体,只得加深这个吻借着黄少天的喘气的空档揽住他的腰,一把捞起来,坚韧勇敢向前冲的小前锋早在前几回合就败下阵来,身体似没打气的篮球,又像没主心杆的彩旗,软软地把手搭在喻文州后颈,任他把自己带起来。喻文州掂了两下反身坐在沙发上,手一松,黄少天就如崩塌的玉山一般跌进喻文州怀里,再犯上作乱的蹭两蹭,伸出手臂再次揽住喻文州的脖颈,用让人无比沉迷的眼睛望着他,眼睛里通透的全是喻文州的影,那影子也在看自己。

  “少天…”真是…怎么爱他都好像填不满,心里好像空了一块一般。他突然想起他和黄少天在一起看的一个歌手的LIVE,歌手唱罢后忘情不得自已举着麦大声地问,“给我多点爱啊、我要爱啊、你有无爱啊?”

“嗯….文州……”黄少天的长腿腿搭在沙发扶手上、屁股往右挪挪让自己挨他的队长更近些,用比平时低哑得多的声音唤他。黄少天的声音是好听的,清亮爽朗,染上浓浓的情欲之后又是一番说不出的韵味、,对于这样的黄少天,喻文州是怎样品也品不够的。

    很多事就算不说,当事人也许会心知肚明但是……

“文州….你知我心呣?我想要你、要多哋、你可给我呣?”黄少天是懂的,他懂,又于心难安,他就想要喻文州亲口说说,给他个安心。脸红到耳根,薄唇慢慢轻启、软语索心、轻声要爱。

   他也知谁也许不了谁一生一世、但黄少天就这样扎进去、爱到底、就问喻文州交不交这颗心。

然后喻文州就笑了。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喻文州此刻只想把黄少天抱回卧室,两个人安安心心抱一会儿、吻一会、说会话、让他知道自己早就把心交给那个黄少天。

“少天、你知我依噶恁乜嘢?”喻文州执起黄少天的手按在自己心口。

“我想要你,我可以把我整个给你,但系你填不够我……”

“我终要你嘅爱,要好多,你有无?给我呣?”

一记穿心直球、黄少天输了、也赢了。

他也想起那场LIVE了。

【意乱情迷极易流逝、难耐这夜春光浪费、难道要等青春全枯萎、才得到一切】

OF COURSE  NO 黄少天觉得自己英语老师要欣慰到不行了、笑眯眯地吧唧一口亲在喻文州脸上。

  “给、文州要什么都给、你给我我来发酵过变好多,就可淹没你,越来越多,不怕不够……”让情再多些、把他们淹没到呼吸不得。

    黄少天被喻文州一把抱了起来、勾住黄少天的腿弯、又嫌他不老实蹬来蹬去又转移到了肩上、拍拍屁股示意老实点、手感极佳的翘臀被拍得啪啪作响。

“带黄少天牌好酵母回宫。”喻文州笑得眼眯眯,黄少天不甘示弱、喊了句,“起驾!”

有一位名人说得好,“太上不言情、至情不必言。”亲密到明眼人一看就知的关系也不多用什么废话、但要知当局者迷、有些话确实是要亲口说出的好,比如爱。

感情是要用心经营,一句话,一个动作,乃至一个眼神,在相爱的人眼中都会有所不同。

  “起驾回宫”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路嬉笑,说到动情处就停下来深吻。几步路的事从上楼到回房竟用得久到未关的电视里的综艺节目卖完广告,开始又一轮的耍宝卖萌。黄少天是爱看的,每次都扯着喻文州一起看,笑得前仰后合直拍沙发、笑得倒在喻文州肩上。喻文州不太懂哪里好笑,也不大爱看,被身边人这么一带,不知道哪里好笑也笑了起来。

    

“今天还看么,我记着好像有你喜欢的那个后宫小主。”喻文州退出在他口腔里与他肆闹的舌头,牵连出透明的银丝。

黄少天抓紧时间呼呼地喘气瞪他一眼反问道。

“哈喻文州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没劲”

喻文州边吻住他那张噪的小嘴边一脚把房门带上落锁“咔吧”一声,什么喧闹的好笑的人世纷纷隔绝开来。隔音效果够好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有情人人缠绵的水声和和难耐的喘息。

喻文州把黄少天放床上,欺身上来压住他。顺手拉开床头灯如黄昏般分光亮了一处,但照亮了俩个人。喻文州挨黄少天很近,近到可以数清黄少天的纤长眼睫和演练下有些不知所措的明亮双眼。

黄少天背着光,更清楚的可以看见喻文州的脸,没有像平时那样朦胧不清的笑意,此时他们既不是指点江山的喻文州,也不是挥斥方遒的黄少天、不是蓝雨的剑与诅咒、锋芒与基石,而是喻文州的黄少天,黄少天的喻文州。

    也不知是谁先拥住谁、谁先吻住谁、两幅年轻的躯体就这么纠缠在了一起,忘情地亲吻。

 黄少天被压制着总觉得有些不爽,猛地腰用力一个打挺就坐了起来,喻文州也不往下倒,顺势拥住他托他屁股往自己腿上压。

 摆弄姿势真不算什么力气活,你爽我也爽就好。但黄少天就是倔,较真。两腿叉开坐在喻文州胯间,长腿收拢回来靠着喻文州的腰,盘在一起如同观音坐莲,好像这个姿势也叫观音坐莲,不过现在还真没有人关心这种无聊事。

    如愿高了喻文州半个头,也不出所料地被一块硬而炙热的东西顶在了两腿的隐秘间。四肢交缠,喻文州也感受到黄少天硬挺的那根也抵在喻文州下腹。

蓄势待发的两根早就出卖了主人的心境,两人嘴都没有歇过,一张流连在黄少天细嫩的软颈,一张微微地泄出点呻吟。黄少天单手揽着喻文州的脖子,另一只手捂住嘴,想捂住那令人难堪的细微低吟,却又高仰着脖子,像是高傲的天鹅扬起优美的弧度,既羞又爽地任伴侣舔舐。

“少天…不用忍…叫出来.”喻文州对上黄少天迷离的眼、情欲蒸着、崩断理智或许只在学校打热水刷了卡就爆炸的一瞬间。喻文州侧头舔他的耳廓,在又软又薄的耳朵上留下湿润的水迹。喻文州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几乎也能看见他耳朵充血红透的样子、毛细血管清清楚楚泛着红,诱得他又啃又咬,比好吃的美味更细细品着。

“别…”黄少天好像铁了心不发声,无论喻文州在他敏感到不行一吹气就抖个不停的耳畔吻出花来。黄少天也不愿在吟一声,倔,还是倔,他才不想在喻文州面前如此难堪,叫得好像妹子一样,多丢脸。

喻文州爱极了他这副隐忍又意乱情迷的模样,想好好疼他,更想好好“疼”他。喻文州握住黄少天的腰,把衬衫慢慢往上推。引得眼前人又一阵震颤,露出的细腻肌肤上缀满了立正稍系的小疙瘩,还要同样立正稍洗的淡淡粉红乳尖,一副没怎么受过人事的淡色,更想让人好好的尝尝,颤颤巍巍的引诱着,又纯又骚。

这淡色喻文州看得不少,每次换衣、打球,不经意间都能看到随行肆意的竹马小前锋把自己胸前的两个小点露出来,还有轮廓漂亮结实的胸肌。当然也有不少人看过,父母,队友,围观打球的观众等等,没有一人能像喻文州那样把这两点捏在手中玩弄,还揉他结实的胸肌。恼得他抖着声呵斥嗔怪,“喻文州…你…你别这样….又..又不是女孩子”急得他直呼喻文州的名字,什么累赘都不带了。

“我知道。“喻文州咬上去,是真的咬上去,一只手掐着另一边没有照顾到的乳首,另一只手扯黄少天的睡裤,精神头十足的小黄少天跳出来,喻文州抚上去,温柔地爱抚这急吼吼的小东西。

为什么说是小东西虽说这玩意儿是男的都有…用个简单点的微博梗解释就是

“哦队长你是L号的哦。。。”“看到你就变成XXXL了”

“少天你是M号的哦”“哼看到队长你就变成威风凛凛的L号!”

喻文州则是“男的”中的翘楚,XXXL不含糊不造假上手就知道还包邮包退哦~

黄少天见他先下手了,又羞又急。奈何胸前那点还把握在他手中口中,只得唤他、叫他,、哄得他停手,喻文州虽护短,不过这种事哪能心软,只得比个嘴型,“嘘……”然后加重手上的力道,意思大体就是别说话专心享受着吧。

黄少天是懂的,亦如他懂喻文州球场上的指令一般,但此事喻文州只是黄少天一人的队长

引导他沉沦欲海。

做爱这事谁不懂呢,本就是兽性的本能体现,人类的高智商非要在这交配的行为中体会着什么,情到适时自然做,何必去想什么?

把身体交给身体,把心交给身体,再用心去感受,交融又不过是点个火般快的简单事,无须顾忌,等燃遍全身再说。

黄少天把衣摆撩到唇边衔住如他在球场上挥洒汗水那般。喻文州让他不说话他便保存着体力不说话,也意味着——

来吧,喻文州,我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你想让我做,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想做什么便来,要做什么便来。

喻文州也是疯子,他说别人疯,自己又何尝不是疯。

有了个黄少天在身侧仿佛梦想就在了手边,到手边的东西哪有不抓紧的道理,更何况是伺机而动,制机应变的、蓝雨的基石与剑锋。

“唔……”其实自己撸和别人撸完全就是两码事,自个撸其实挺傻逼的,特傻,至少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一个人握住自己的小伙伴模仿活塞运动这样上下弄,他也不是没看过屏幕上欢爱的男女,激动有,更多的是好奇,但自己弄的时候就觉着特乏味,所以黄少天几乎是没有自慰过的,冷不防被自己喜欢的人握住命根慢慢抚弄,不由得呜咽出声。眼眶热热的,好像喻文州欺负他的样子,欺负得狠了、欺负得舒服、舒服得想哭。顶端随着身子一阵一阵的冒水,喻文州把在勒在臀部上的睡裤一把扯下来,连同内裤一起扔在一边。

 @嗜睡症 

不敢打TAG了音子我错了你吃好。。。。我会弄完的你相信我【不你已经变成周更了么

下身光溜溜的黄少天也伸手去拽喻文州的裤子,就他一人光溜溜实在没劲,他也要喻文州和他一样光溜溜的,两人都是一样的,交融fan不分彼此才好。 喻文州的睡衣扣子被黄少天一颗一颗耐心解下,反正这两人也要在这夜战很久这生也要继续战,来日方长,耐心的机会主义者不缺这点时间。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看见喻文州情动同他自己一般红了脸颊,呼吸紊乱,认真却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动作。目光如下身一样灼灼的,好像要把黄少天烧出个洞来才罢休。 “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 “是没看过,很好看,别不开眼” 黄少天解了他的衣服就抱上去吻,闭上眼睛也不管脸有多红夺烫了。 熟能生巧,亲吻技巧水涨船高。喻文州也慢慢和他过招,细而绵密的水声咂响。黄少天貌似是嫌这声还不够响不够耻,“啾啾”地亲喻文州地嘴唇,两个人的唇给对方亲得水亮亮的,唇瓣红红。黄少天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意乱情迷地摸上喻文州的胸膛,点着火往下,去点最不该碰的干柴,摸到那根硬挺男根的黄少天觉着自己的脑浆好像都快要被煮沸了,况且自己下边喻文州还在扇风,羞得很却又慢慢开始动作。他还记得他和喻文州去游泳,回家在更衣室换衣服时他还调侃过喻文州长得温和斯文,下身却完全相反。那时还是高一的暑假,现在身高和下边也是一涨再涨,被黄少天握住之后还有继续变大的趋势,黄少天掂了掂那沉甸甸的蛋又摸到长而挺翘的棒身,喻文州明显受用,额头和额头紧贴在一起,喘着,也加快了撸小黄少天的速度。 “少天…舒服么…舒服么…”喻文州喃喃着,问他,吻他,手指拨弄顶端的小孔,弄得他紧出水,宽厚的手掌包着他撸,上面被篮球磨出茧紧密地刺激着他的性器。(意思是一直,急急的,总,大概就是就是这个意思吧,意会吧,我口语化严重也懒得改了。)意乱情迷的并不止黄少天一个。 黄少天被他弄得很爽,也学着他那样玩他,还举一反三,而且像老人转核桃的那样巧劲地玩他的睾丸,低声吐息着,应着,抓着空档还调笑几句,弄得喻文州愈想将他就这么摁在床上办了。黄少天也想,哪个男人不想呢,想得到自己的爱人,进去里边的深处,让紧窒的穴绞着自己,让爱人在身上舒服,发出好听的声,再用力吻他,让他同自己一同登上顶端。 想着看着摸着渐渐两人都受不住了,都是初哥,第一次碰喜欢的人,第一次坦诚身心给对方,知晓对方与自己相通心意,心理快感大于生理,黄少天被先弄,又被弄得舒服,射精的感受也是快临近了。黄少天手上也加快了速度,想把喻文州也弄出来,和他一起去。 “队长…队长…嗯…”喻文州噬他的乳尖,可怜兮兮挺立的乳尖艳红发涨,原本只是个装饰品的东西也有了烟火人间的滋味,知了人事,黄少天把腰崩得直直的,喻文州搂住他的腰,感受细白坚韧的腰部,牙齿叼一口硬硬的乳尖,把送到口中的美味如数细品。 “队长…快…别…别停啊…嗯…队长…文州…啊…哈…哈…” 黄少天模糊不清乱七八糟地叫,率先射了出来,最后那声像奶猫那样嘤地,声儿都在抖。软软糯糯的情醉声钻进喻文州的脑海,眼前闪过白光,用沾满精液的手握住黄少天帮他撸的手,握在一起撸动。黄少天出精之后晕乎乎的,只知道自己出了很多精,全部在喻文州手里泄身,暖暖的精液糊在手上溢在腹间,身体也变得软软的任喻文州摆弄了。他现在只想好好的吻一吻喻文州,充点电,想着也低头寻他的唇了。 喻文州在和他接吻间也射了,热热的精液混在一起,又多又浓地混着,溅满了两人的下身和大腿。 喻文州和黄少天也不急着去把手上身上溢出满屋的腥味洗干净,依然抱在一起接吻。喻文州把黄少天嘴边的水痕吻干净,事实上留下了更多的痕迹,两人既细又狠的亲吻把对方啃得红肿,又吻了一会儿,黄少天感觉精液要滴到床上了叫了停。喻文州想越过黄少天伸长手臂去扯床头的抽纸。但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捉住他,将自己的手从十指相扣中抽出来,把手中的精液抹在喻文州胸口,抚着他的胸,把精液抹上去,像模特抹橄榄油一样,亮亮的盛在乳尖上,然后看着自己的杰作,笑出了声。 喻文州吻他笑得弯弯的眼睛,黄少天手臂是搭在他后颈的,喻文州伸手抱住他后背就下床站起来,招呼也没打一声。 黄少天本能地用长腿勾住喻文州的腰,这个姿势自上小学后就再没重现过了。 “队队队队队长……?!” “怕什么,又不是抱你去卖,小时候你总让我抱” . “这这不一样啊!酷爱放我下来啦好丢人啊啊” 喻文州比黄少天多长了半年的时光,小时候他长得比黄少天快,可黄少天到了4岁依旧是小小的一只,喻妈妈一直打趣说是不是不给少天吃饱啊少天快来阿姨这吃巴拉巴拉… 玩累了吃饱了喻文州洗澡出来就发现小少天在沙发上趴着睡着了,这时候喻文州就自告奋勇地抱起比女孩子还软还小的少天去床上睡觉。 上了小学的黄少天和女孩子一样长得快,心智也成熟得早,和同班女孩子很聊得来,说说笑笑惹得同龄男孩好不嫉妒,可黄少天就是人缘技能点点得高,男孩女孩都喜欢和他玩。喻文州也只是D笑笑,毕竟陪着黄少天最多时光的还是他。黄少天把头埋在喻文州颈间,喻文州觉得热热的,估计黄少天离熟了也不远了。 腿还不停挣扎做最后的反抗。无奈喻文州大力拍两下怀里不安分人儿的臀部,一丝不挂的两瓣臀肉清脆的被“啪啪”两声,又揉弄两瓣翘臀,黄少天决定抱紧喻文州装死到底,不再负隅顽抗。 喻文州把他抱进浴室,喻文州房间有一间淋浴间,磨砂玻璃若隐若现地映出两个人体,门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去挑的,夏天炎热,很多南方人都有早上起来洗澡冲走一身不适感迎接新一天。黄少天一看到这个门就决定是你了! 恰好“特好看还很骚包”的门宜☆在搞促销特价只要OOO就可以带回家。 现在黄少天就被抵在这扇特SHAO~的门上和恋人亲吻,后背紧贴在泛着凉意的门,开着的花洒哗啦哗啦逐渐温暖,腾起了舒适的温度化开暖意。 黄少天的脊背不算宽阔,却结实性感,门勾勒出突出蝴蝶骨形状。黄少天轻推喻文州去试试水温,嘴唇离开嘴唇牵起长长的银丝。 喻文州看他伸出手,把手上的精液冲干净,看喻文州,说好了暖了。 喻文州看他掬水的样子记得看过一篇古希腊神话中的Naricissus,是说水仙花的来历,黄少天就像绝世的Naricissus,喻文州就化身作河,接纳他的全部。 黄少天手上的身上的精液都随着水流混着温水滑过身体冲进下水道。喻文州用胸膛覆上他的脊背,挺立的性器抵在黄少天股缝中,借着水的流动徐徐摩擦。 黄少天着实是吓着的了,心里怕得不行嘴上却还是不饶人地逞, “队长…?哈…哈…这么迫不及待么?” 心里没底,他不是没想过队长要捅进来…只是他的队长辣么大一根…还要不要活… 黄少天在喻文州抱上来的时候就有些懵了,整个人都不好了,身体软了心里却在想现在有个手机就好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和青梅竹马啪啪啪了没KY没T还是浴室PLAY啊还没洗也不懂怎样弄啊又不是同人小说肿么办啊而且还没成年啊好紧张啊救命啊求助!!在线等!急! “是啊…想得久了…少天不也是?” 喻文州往前摸,果不其然也是硬挺的一根,喻文州是不会现在就办了他的,他的恋人很明显还没准备好,嘴上逞强身上打抖,喻文州也没准备好,他希望他们能准备充足地过美好的第一次。不妨碍喻文州逗他。喻文州缓缓地撸动,动腰顶他,问他, “少天…少天?…好想同你做爱…”虽说是高中生,但毕竟也只是高中生了,喻文州这样说或许是想听听黄少天地回答,或许是想调个情,或许是真的想和他做,这种话有些… “哈…喻文州…”狭小的空间里声音被几倍放大回响,喻文州的低声回响在浴室中,挡在黄少天心里,他就是脱口笑他,用很不可置信的语气,“你要干我就来,你要真的上你早就来了,你这样试我?”说到最后竟是带了哭腔的质问。直率如他黄少天,想到什么他就说,在对方面前无需遮掩什么,想讲就讲,他们有别人羡慕不尽的青春,肆意猖狂,直到他们跑累了,再牵手慢慢走,共度年华。 黄少天说完就用扭着腰迎上去蹭他的性器,性器挤进股缝顶到穴口又滑开,撩拨喻文州的理智。黄少天有时是感性到有些失了理智的,听到喻文州这样问甚至委屈得想哭,真以为喻文州握住他的命根子玩把他抵在浴室墙壁上屁股夹着他的性器了还要试他。他是张扬随性的,但唯独不想自己喜欢的人这样说。 明明都说好给心了,他要做什么难道黄少天不会答应么, “不是试你…以后等我们准备好,就来,我有些担心,你不愿…少天”喻文州说话小而低声,喻文州也是,唯独在这个喜欢的人面前没有办法淡定,喻文州附在他耳边说,诉说自己的想法猛地唤他一声,用力收紧双臂把他圈在怀中,不让他乱动,咬着他的耳朵,继续用低低的声说话,说要他,想他,爱他。 如果说先给心的输了,那么他俩都输得一塌糊涂。 喻文州有些后悔这样说,并没有要试他的意思,不过听着他这样染着哭腔的话和这样做告诉他并不怕时,喻文州觉得自己不太好了。 被人从背后抱住的感觉实在刺激又强烈。黄少天身子敏感,摸他哪一处都合适,换来一声声回应。 黄少天觉着自己干脆就化在喻文州身上了舒服得即使剑锋也软成春水依附在他的基石上好好休息一会儿。无论何时喻文州都会宠着他,如诅咒般如影随形,给黄少天根本逃脱不开的禁令,让他永生永世都只在喻文州这石上。 你情我愿的一场爱,不管怎样也放不开,不如就此焚成灰,好好痛快上一场,也不枉此生艰辛酸苦泪。 “我怎会不愿?”在一起那么多年,把心啊身体都交给他,换得数不清的回忆和相伴时光,很值。 “文州…我真嘅系…好中意你噶 ” “对呣住…讲开这种嘘话…我知,我同系…喜欢你。” “文州…夜还很长…” 没了!!!!!!!END啦!!!!我写完了!!!三节自习一个早上!!!!还有打了一节课被我手贱删啦!!!!肉比正文长!我就是黄文能手qWq~
评论(3)
热度(9)